巴青縣阿秀鄉達麥村的脫貧故事:牧歌悠揚奔富路

來源:中國西藏新聞網 2020-06-09

liuwt0611_s.jpg

圖為達麥村牧民經濟合作社負責人次仁旺布(中)帶領合作社員工制作手工藝品。 本網記者 謝偉 張曉明 趙書彬 王曉莉 萬靖 攝

6月的羌塘,天氣變幻莫測,剛剛還是雪花紛飛,轉瞬又艷陽高照。當記者來到巴青縣阿秀鄉達麥村,第一眼就看到道路兩旁坐落著的一幢幢藏式牧家小院,炊煙裊裊升起,飄散在翠綠的山間,眼前的一切讓人很難想到8年前,達麥村曾是一個貧窮落后的小牧村——

2011年底,全村共38戶,近一半是貧困戶;2019年底,全村15戶貧困戶、46人全部實現脫貧;

2012年4月,達麥村牧民經濟合作社成立之前,貧困戶戶均年收入不到1000元;2019年底,入社貧困戶人均年收入達8000多元;

合作社成立之初,出資總額僅21萬元,經營加工產品只有2-3種;現在,合作社已開發各類產品100多種,總資產達210多萬元;

2012年前,出門泥巴路、飲水靠人背、輟學學生多;現在,水泥路鋪到家門口、喝上了干凈水、輟學率為零……

八年發展蛻變,一路牧歌悠揚,傳統牧業小村落達麥村不斷展動出奮發圖強的力量,成為羌塘草原上一顆耀眼的明珠。

從“山村小商標”到“脫貧大品牌”

2012年之前,因為生產方式單一,人均產出很低,達麥村70多個剩余勞動力除了放牧,基本沒有其他營生可干。一些不甘心過窮苦日子的牧民,也因缺技術、缺資金、缺扶持,處于“脫貧無路、致富無門”的窘境。

在達麥村村“兩委”和駐村工作隊的幫助下,村里一部分人的思想慢慢發生了轉變?!皞€人的力量太薄弱了,村里要發展,需要團結大家的力量一起找門路、想辦法?!?012年4月,達麥村黨支部書記次仁旺布帶頭組織村民成立了達麥村牧民經濟合作社。

一開始,合作社只有一間不到20平方米的鐵皮房。由于生產出的產品社會認知度不高、銷售渠道不暢等原因,合作社發展困難重重。合作社還曾嘗試在電商平臺上銷售產品,但由于物流運輸時間長、費用較高,這個小山村的產品始終未能真正“走出去”,最終只能放棄電商銷售渠道。

經過不斷調研、摸索、實踐,合作社逐漸形成了“公司+合作社+貧困戶”的產業扶貧機制,并與那曲市和巴青縣牧發公司合作,進行訂單銷售;積極參加我區各地組織的展銷會、物交會、文化博覽會等活動,提高產品知名度;開設商店、飯館、招待所、加工廠等新經營項目,開發“如意熏香草”“秘配辣椒”以及藏裝、藏靴等100多種新產品,把專賣店開到了縣城……一系列措施,大大拓寬了合作社的產品銷售渠道,經濟效益逐步提升。2018年,合作社實現收入90余萬元,盈利60余萬元,社員人均收入比當地牧民高40%,有效解決了貧困戶的就業問題,每戶每年增收2萬余元。

隨著合作社產品種類的不斷增加,為了樹立自身品牌形象,2015年,合作社注冊了“霍爾巴倉”商標。

“現在,‘霍爾巴倉’品牌已不僅僅是達麥村牧民經濟合作社的代表,更是巴青縣一個響亮的脫貧品牌?!?次仁旺布說,“一提到達麥村,人們想到的就是‘霍爾巴倉’,現在,我們正致力于實現品牌產品、鄉村經濟與脫貧致富三者共贏?!?/p>

從小商標走向大品牌,得到了外界認可和市場青睞,達麥村牧民經濟合作社因此獲得了“西藏自治區文化產業示范基地”“那曲市農牧業產業化先進合作社”等榮譽稱號,合作社傳承的巴青傳統服飾制作技藝也被列入了自治區級非物質文化遺產。

從“空有兩手”到“一技傍身”

“空有兩手”、靠甩鞭子唱牧歌的單一牧業生產方式,現金收入微薄,一年到頭“兩手空空”,在溫飽線徘徊不前。這就是昔日達麥村的真實寫照。

“因為文化水平低,沒有技術,2012年前我們家年收入在1000元左右,維持一家4口的溫飽都很難?!奔寄艹蔀橹萍s脫貧的突出短板,村民次仁格措感慨地說,“即便在合作社成立后,我們一家人也只能根據合作社的需要打零工,收入雖然增加了,但也十分不穩定?!?/p>

“沒技能看門搬磚,有技能在家賺錢”,次仁格措的轉機發生在2017年。那一年,她參加了縣里組織的縫紉工、廚師、經營管理等免費就業技能培訓。培訓結束后,次仁格措憑借學到的技術,在合作社擔任起了廚師和管理人員?,F在,次仁格措一家人均年收入達到8000多元,去年順利摘掉了貧困帽子。

談到生活中實實在在的變化,次仁格措指著院子里一旁的兩間庫房說:“以前,我們就住在這個不到60平方米的土房里,屋子透風漏雨,一到雨雪天氣,渾身就刺骨地冷?!比缃?,他們一家人幸福地生活在將近200平米的溫暖小院里,其樂融融。

回憶起自己的脫貧致富路,次仁格措總離不開“感謝”二字:“感謝黨的惠民政策使我們衣食住行有了保障,感謝政府提供的技能培訓給了我們謀生的手段,感謝合作社讓我們增收致富有了好門路!”

從“輸血式脫貧”到“造血式致富”

要想真正讓貧困戶脫貧,特別是要使有勞動力的貧困戶自強自立,扶貧工作必須要實現從外部“輸血”到貧困戶自己“造血”的轉變。

“阿秀鄉處于藏北草原與藏東峽谷結合部,山高路遠、交通閉塞,村民世世代代都以放牧為生,思想落后、觀念陳舊,‘我要脫貧’的意識不強?!卑颓嗫h人大副主任、阿秀鄉黨委書記扎西平措感慨地說,“輸血”不如“造血”,“富口袋”不如“富腦袋”,精準扶貧,要做的不僅僅是解決貧困戶一時的溫飽問題,更重要的是要給他們提供更多的致富能力和發展機會,變“要我脫貧”為“我要脫貧”。

通過合作社模式,貧困牧民的發展熱情得到了極大激發,內生動力得到了極大增強,達麥村村民不再“坐在墻根曬太陽,等著別人送小康”,而是“依靠雙手來致富,望著山外筑夢想”,成為草原深處“造血式”脫貧的生動典范,藏北高原持續奏響脫貧致富奔小康的鄉村牧歌——

每家每戶插國旗、掛領袖像,處處呈現出感恩奮進的精神風貌;

每逢“3·28”百萬農奴解放紀念日、“五一”國際勞動節、國慶節等重大節日,村民們都會穿上節日盛裝,唱起歌來跳起舞;

群眾更加追求健康文明的現代生活方式,講文明愛生活,大人小孩都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村民更加重視教育,中小學入學率百分百、輟學率為零,正上小學四年級的次仁旺嘎,還主動給接受記者采訪的父母當起了翻譯;

合作社積極參與公益事業,每年都向貧困戶捐款捐物……

那曲市委常委、巴青縣委書記張軍說:“我們縣委、縣政府積極為牧民經濟合作社參與精準脫貧穿針引線、搭橋鋪路,把‘輸血’和‘造血’相結合、把眼前和長遠相結合、把外在和內在相結合,呈現出了許多像達麥村這樣的脫貧典型,做到了真脫貧、脫真貧,實現了巴青縣整體脫貧摘帽。我們一定會鞏固好脫貧攻堅成果,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讓百姓真正過上好日子,實現全面小康?!保ū揪W記者 萬靖 張曉明 趙書彬 謝偉 王曉莉)

重庆幸运农场推荐